对于让你痛苦的关系,有一个选择叫“放弃”|心理咨询师说

发布时间: 2019-09-08 01:50:58 来源: 简单心理 栏目: 情感新闻 点击: 112

图/Bodil Jane01 放弃有时候是一种更好的应对方式在我们的文化中,“宁拆十座庙,不拆一桩婚”就像一个信条,

对于让你痛苦的关系,有一个选择叫“放弃”|心理咨询师说

图/Bodil Jane

01 放弃有时候是一种更好的应对方式

在我们的文化中,“宁拆十座庙,不拆一桩婚”就像一个信条,我们对人际关系的处理,往往会更倾向于劝合,劝花力气去改善,而很少有人会劝人放弃。

但有时候,放弃也许是比坚持更健康的选择 ,就像健康的离婚对于双方、对于孩子的保护,有可能远远大过维持糟糕的婚姻。 对于婚姻治疗师来说,有一种帮助叫做“帮助双方更好的离婚”,但是我们的生活中却少有人帮助我们“更好的放弃”。

放弃一段关系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对于身处糟糕关系中的人,有时很难清晰的去分辨,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到底是不是对方做了错的事情,自己所处的这个痛苦的关系,有没有改善的可能。如果使自己感觉痛苦的是父母、亲人、重要的朋友,重要的老师上级等等,就会让我们更容易难以取舍。

为了帮助自己在感觉中轻松一点,我们就很容易动用“否认”、“压抑”、”理智化“等方式,拒绝面对关系中的痛苦。这些方式有可能帮助我们获得暂时的轻松,但实际上,如果关系中存在的伤害可能如果不被识别,不被拒绝的话,便可能一直持续发生。而接受这种持续发生的伤害,对一个人的影响,有可能是非常严重的。

对于让你痛苦的关系,有一个选择叫“放弃”|心理咨询师说

我们不得不面对的一个现实是,那些生活在我们身边的人,人格中的确是存在多种病理性组织的。

可以这样说,我们每一个人的人格中都存在着精神病性的人格组织,这些组织与健康组织是比邻而居的,只不过是通常一个成年人在长大的过程中慢慢学会了适应社会化的要求,所以可以管理那些病理性的部分。

可一旦经历某种特定的刺激,那些病理性的部分就会被激活,就有可能伤人伤已。 所以这是我们不得不正视的一个现实: 在生活的某些时候,伤害是一种真实的存在。

之所以要强调伤害是真实存在的,是因为对于我们的文化,对于很多人来讲,一直试图用回避伤害的真实存在来营造一些和平的幻境,以此来回避面对被伤害后的痛苦,也避免因为要拒绝伤害而有可能引发的冲突,比如“他是我的亲人,不可能要伤害我,他只是好心办了坏事”。

也许这样的安慰可以使当事人尽量少的感受到被伤害的痛苦,但是这样的方式有一个很大的坏处,是被伤害的人得不到保护,伤害的影响有可能会持续终生。

02

放弃其实是一种能力

我曾听到一个人说,“我知道你被伤害了,那你为什么不去努力改善,努力让对方善待你,而是要选择放弃呢?放弃是你的无能!”

但事实有时候恰恰相反,放弃比坚持可能需要更大的勇气,更多的定力。

当一个人最终放弃一段关系时,至少需要具备很重要的一些能力:识别伤害的能力、区分痛苦制造者的能力、相信自己的能力、忍受孤独的能力、消化施虐者施加的压力的能力,等等。

识别伤害的能力

对于一直生活于被控制、被虐待之下来的人来说,要意识到自己被伤害,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在我自己的临床工作中,常遇到的情况就是来访者只能报告自己感受到很痛苦,但责备常常会指向自己,当我去将他那些痛苦的经历命名,告诉他,他曾经经历的过程是一种虐待的时候,往往会引发他非常惊讶的表情,或者是非常强烈的抗拒。

这实际上是在虐待关系中非常常见的,施虐者往往会歪曲事实,将自己的伤害性行为描述成是为了被虐待的人好,这就会在被虐待的人内心引起混乱,尤其是很小就被虐待的孩子,他们到长大后也无从区分自己到底是被伤害了,还是自己不够好。

一个人如果无法区分自己是不是被伤害了,也就不知道自己有没有保护自己的权力,其他的就更无从谈起了。

区分痛苦制造者的能力

一个从小生活在自己的感受被否定的环境中的人,既便是长大之后,他们也很难信任自己的真实感觉。一个从小就被告诉“都是你不好,所以我才打你”的孩子,长大后很容易相信自己的所有痛苦都来自自己不够好,而那些伤害者都是对的。

一个人如果无法识别出对方的伤害行为,也就无从谈起对伤害行为的拒绝,而一味忍受伤害的结果,很可能会是将所有的攻击指向自己,而付出躯体疾病的代价。

相信自己的能力

这其实与前面两个能力相关,很多时候,当我们拥有了足够独立的自我功能,当我们有能力区分出别人的伤害行为,但支持自己对伤害行为做出拒绝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因为施虐的人不会那么容易放手,他们会做出加倍的努力,将被虐待者拉回到原来的轨道上去。

施虐者有可能会用很多道貌岸然的指责来控制试图摆脱伤害的人,除非被伤害的人对自己有非常充分的信任(实际上生活在虐待之下的人非常难拥有这个能力),相信自己拒绝对方的伤害是正确的选择,否则的话,很容易被对方的指责所控制,让自己深感内疚或者自责,而重新回到过去的轨道。

虐待的本质就是绝对的控制,所以当被虐待的人开始发展出自信与独立的能力时,也会强烈的激怒施虐者,施虐者会试图用加倍的暴戾重新找回控制感。所以被伤害的人如果不能够充分的信任自己,是很容易被对方重新控制的。

忍受孤独的能力

一个病态关系(不管是工作环境还是家族环境)中,最先觉醒的那个人是要承受非常大压力的。当每个人都在施受虐的轨道上运转时,如果一个人突然醒来,说“这不对”,不但会激怒施虐者,对于这个轨道中的其他人来说,也会激活强烈的焦虑。本来闭上眼睛还可以哄骗自己天下太平,你现在非要让他睁开眼看到危险,他会非常难受。

所以,那个最早意识到痛苦关系的人,需要忍受孤军奋战的艰难,要与非常强大的惯性去抗衡,那非常艰难。

当然,此时尤其重要的是,如果一个人与这样强大的惯性无法抗衡的时候,还可以选择放弃,独自离开那条病态的轨道,这样,至少可以保护自己。

我前面谈到的这些,都是基于一个假设,就是当你要放弃伤害性关系之前,先保证你是人格足够健康的人。如果你本身就是有非常多的偏执、自恋人格组织的话,很可能感觉到的所有坏都存在于别人身上,上面这些就都无从谈起了。

那就首先要接受治疗,逐步发展出感受与他人关系的能力。

本文标题: 对于让你痛苦的关系,有一个选择叫“放弃”|心理咨询师说
本文地址: http://www.aqhwyy.com/qinggan/2474224.html

如果认为本文对您有所帮助请赞助本站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微信扫一扫赞助

  •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
  • 微信扫一扫赞助
  • 支付宝先领红包再赞助
    声明:凡注明"本站原创"的所有文字图片等资料,版权均属安庆海王新闻网所有,欢迎转载,但务请注明出处。
    书读过,过段时间又忘了,那读书还有意义吗男人有这4种表现,只是把你当备胎而已!
    Top